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nruchi的博客

欢迎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属闲人取自陆游词句:鉴湖元自属闲人,又何必君王赐予。 本博日志坚持原创。不以转载,抄袭为能事。所写也全是一时心血来潮之作。欢迎品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从《会真记》看到的  

2007-09-11 14:55:25|  分类: 文学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大多数人看了《会真记》,都是痛恨张生的薄幸,而同情莺莺的遭遇。事实上,在《会真记》也看不到明显的诅爱张崔爱情的第三股势力。断送崔张爱情的恰恰是张生自己。张生罪有应得。这已经没什么好讲得了。实际上在作品中也不见张生有多坏。这很奇怪?是元稹顾及朋友的颜面?为什么历来人们不对张生口诛笔伐?或着只是因为他是落拓颓废者,臭狗屎一样的人而不屑一顾?事实上我们历来都是张生的同情者,毕竟是要张得中状元才肯承认西厢里的爱情。千百年一直如此,不因风俗改变而改变。

   事实上,看了《会真记》不可能不看到“爱情”,不能不被西厢里的爱情故事所折倒。尤其是未婚的少男少女,男的愿做“张生”,女的乐做“莺莺”。人生有一段《西厢记》的记忆,聊可无憾。于是高唱:等你爱我,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。也许一次就能永久。何必过分责备张生。张生不是理想中的白马王子,却是现实生活中的最佳人选。再看看《会真记》的本意,“夫使知者不为,为之者不惑。”有什么现实意义?都是尘世凡人,真有谁能身处其中而不迷或?莺莺真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而始终不悔吗?(张生的背盟,使得我们无法知道这一答案。)但是,看看现代版的“崔莺莺”,有几个能不把幸运的当成能干的?一旦男人的工作发生危机,就横加指责,引发家庭战争。从前的大男子自主使得男人在外不顺,回家拿女人出气,这当然不对。此消彼涨,现在反而是女人们喜欢在伤口上洒盐。悲哀,婚姻依然是两口子的生活。有没有爱情还是次要的。自由恋爱的婚姻照样不幸福。原来,婚姻需要同甘共苦。而爱情却需要好心情的不断培养。看来,张生很会替自己打算。享受完绝妙的爱情后,成了“善补过者”。只是那爱情是劫掠了别人的。

   也许张生真的是好人呢。张生留在京城,主要目的还是希望把自己的文才推销出去。无奈的是,他交往的是元稹等一班才高八斗的文人,使得本身的文才相形见拙。他用刻骨铭心的经历,呕心沥血写成的《会真十三篇》并没有达到多大的文学效应,仅仅是里面的故事在打动人而已。他只能用作品背后的故事来唤起人们的主意。张生留在京城更不是为了亲近女色。张生是健康的男性,自然对女性有兴趣。没有莺莺,他不也照样娶了妻子?他的不近女色也许只是因为手头拮据。他没有进仕途,怎么让心爱的莺莺过上好日子?既然不能使得心上人幸福,要盟可欺又怎样?古人一诺千金,诺言既不能实现,哪有颜面长相厮守?还不如祝她幸福。各自成家后,张生造访崔莺莺:乃因其夫言于崔,求以外兄见。夫语之,而崔终不为出。张怨念之城,动于颜色。崔知之,潜赋一章,词曰:“自从消瘦减容光,万转千回懒下床。不为旁人羞不起,为郎憔悴却羞郎。”竟不之见。……莺莺过得并不幸福。这时候,张生即使再高中状元也于事无补,仅能平添遗憾而已。这就活该他从热闹的场合被开除出去。自是,“绝不复知矣。”

   张生始乱终弃不仅害死了莺莺,也害死了自己。所以,我们要看唐朝的《莺莺传》就不要加上厚厚的理学眼镜,让莺莺在沉重的封建礼教下抬不起头。事实上莺莺的痛苦只是因为承受太重的爱情失败的痛苦。她好好地嫁了人了。也不见她的夫婿嫌弃她非处,不然,也不会容忍张生在他家盘桓了些日子。女子出嫁的主动权在他人,“后岁余,崔已委身于人,张亦有所娶。”应该莺莺嫁在先吧,张生的另娶不可以看作另结新欢。

   “西厢”里的爱情,让人如醉如痴,真人间极品,胜过金榜题名时。使得元稹等一批文人名士艳羡不已。应该是他们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好话题。多方挖掘模拟想象。尤其是有张生在的场合里。你看文人们多狡猾啊,竟然套出莺莺写给张生的情书。这一帮文士艳羡得流口水的时候,正是张生最苦脑的日子——文战不胜,失魂落魄。文才不济,灰心丧气。从九重天直掉在十八层地狱了,能有好心情?按理说,张生的文才未必不济,先是在崔莺莺的文才下败北,使得爱情方面处于被动的状况。这时候,张生仍然有在一般文士面前的优势,也许,崔莺莺会的仅仅是闺阁里的才学?进京一试,果然不中,成了彻底的失败者。当时张生初见崔莺莺,惊若天人,爱情不由自主的产生了。那份爱是真挚的,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的。假如没有后来崔莺莺的主动,张生到死也落得个情种。“张惊,为之礼。因坐郑旁,以郑之抑而见也。凝睇怨绝,若不胜其体者……张生稍以词导之,不对。终席而罢。张自是惑之,愿致其情,无由得也……没想到爱情来得那么容易,叫张生一时如何承受得起,这就叫命运弄人。

可不是,莺莺在信里明白写着呢,幸福在前面等着呢,干吗不追求?因征其辞。张曰:“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……予德不足以胜妖孽,是用忍情。”张生已经承受不了沉重的爱情“压力”。于时坐者皆为深叹。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。拨开历史迷雾,大家都认为唐代是最开明的一个朝代。要知道,唐代出了个铁碗女子武则天,严重地破坏了封建伦理。使得士大夫们很不适应。虽然武则天的政治以它的不可延续自动消亡了,可它的影响怎不叫士大夫们耿耿于怀呢?又出来个扬玉环——“遂令天下父母系心,不重生男重生女。”更增加男性当权者对有才情女子的恐惧心,红颜祸水的观念根深蒂固。只是那两个令人害怕的女性都是本朝的女人,也不能骂出声来。唐代的文人们都很风雅,平淡的家庭生活满足不了他们。他们也要享受高雅的爱情生活。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可以满足他们的要求——那就是大量地蓄养妓女。这样,有才情的女子就很容易变成低人一等的声色娱乐的工具了。唐朝男尊女卑的观念还不是很重,有资质的女儿,人家还是乐意培养的。可是只能自娱自乐。为避免让别人“赏鉴”,只好养在深闺无人识。我个人认为:唐代少有李易安,朱淑真一样的才女,和开元后盛行蓄妓有很大关系吧。

   据考证,元稹有与张生类似的背景。张生的故事引发元稹无尽的想象空间。自以为最懂张生的心。其实不然。元是成功者,登途入仕。西厢的故事如果发生在元稹身上一定是有始有终的。元有承受爱情的能力,无法理解张的苦恼。张生在精神恋爱上取得丰硕的成果,这就够了。那点甜美实在不足于在今后的生活中消蚀。其实,我们都是张生的同盟者。我们的恋爱始终停留在精神的层面。即使女人也一样。要不,就不会是“一等女孩漂洋过海”的局面。一方面,男人们至今仍然缺乏自信。整天围着女人转的男人没出息。女人们一定要把她的男人训练成有出息的人。所以,不是外国的男人更懂得有始有终,情深不悔。只是他们不懂得怕中国女人们的招术,一旦爱上了,就会不顾一切地追逐到底。中国女人们似乎也欣赏这一套,很快就投降了。是不是认为到时候悔青了肠子还有深深的太平洋可以跳呢?也可能只有找洋女婿才不至于后悔。外国的男人会说:“Why   亲爱的,我们原来不是好好的吗?”女人一想,也对,外国婚姻没有封妻荫子的契约的。也就作罢了,化解了敌对的眼神。中国的男人才没有这么幸运呢。 中国的农业社会解放妇女的苦力活,却让她们在精神方面受苦。现在妇女们的精神生活解放了,工作也不需要男人们照顾了。是不是应该人人平等?有知识的女性不要只看上知识面比自己高的男性才肯嫁。而男人们也不要看到女人的智慧比自己高就不敢娶。这样,白白地便宜了外国人,又显得中国人种是落后的民族。不然,才气高又漂亮的女人中国人自己不敢消受是为什么?

崔莺莺爱张生是理智的,也是真挚的。这才有《西厢记》的大团圆结局。这跟现代女孩不顾一切的恋爱不同。莺莺创造了非常美妙的理性的氛围,才把自己奉献出去。张生是有福的。爱的伤痛永远比断了爱的伤痛轻。所以,有了爱而最终没爱还不如始终没爱。异路同归。 像张生那样的男人只是会恋爱的“猪”

           附录《恋爱的猪》

错爱到了极限

等于走上变态的路。

你是会恋爱的猪

西去的路上腾云驾雾

不如赖在高老庄平淡的小屋

想恋爱的猪

佛菩萨也不庇护

只能吊在树上独自受苦

恋爱的猪

乱爱可恶

真情难诉

行匆匆风尘仆仆

要去失恋的国度

变态的路

色心起群魔乱舞

叫声“八戒”欸

道德挡路

为爱恨  为情苦

纵使修成不坏金身也不得自主

净坛使者还是不如

天蓬元帅醉饱常足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