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nruchi的博客

欢迎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属闲人取自陆游词句:鉴湖元自属闲人,又何必君王赐予。 本博日志坚持原创。不以转载,抄袭为能事。所写也全是一时心血来潮之作。欢迎品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融入自然  

2007-10-12 10:55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很久以前,我住在海滨的一个城镇。夏天的夜晚到海边吹吹风是不错的选择。但是,也要有条件的。要几个朋友有共同的休闲时间,要有共同的兴致,要有好天气,最好还要有几部单车。其实从宿舍到海堤徒步往还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已。经常两个人沿着铁路散步,远远见着海堤就踅回来了。毕竟吹风不一定到海边。有一次条件最成熟,几个朋友,骑着单车,带上鲜鱼干和冰啤酒,风风火火的向海滨出发了。那是个月圆之夜,月光照着海堤光洁如银。微风一阵一阵的,绵绵不绝。几个人半卧在暖洋洋的海堤坡面上,喝着冰啤酒,吹着凉凉的海风,舒服极了。看着那半湾海面,粼粼波光中轻漾着的小船。极目远眺宝珠屿上的石亭里可有浪漫的人影……慢慢的就闭上了眼睛,海风的味道咸咸的,就向嘴里的鲜鱼干,鲜甜鲜甜的,真是:“清风明月无需买,自属闲人自在尝。”

  “就差个女人了。”朋友的感慨把我从冥想中拉了回来。既然和朋友一道出来,自然不可以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所以我打点起精神,加入这次讨论。人总有一根线拉着,不得自由。喝啤酒,吃鱼干也会想起女人。那时候张学友的“我想和你吹吹风”还没唱响呢。跟恋人在一起,最好还是喝牛奶,吃巧克力。其实能不吃不喝更浪漫。热情的议论打破原有的高雅宁静。或者说,因为没有亲密的女伴在身边所引发的内心的不满,破坏了恬静的气氛,使得短短几分钟的高雅享受过早地中断了。只是一致把希望放在下次带领女朋友来。之后,我又在那小城呆了几年,果然再没有那次吹海风的体验。等我离开之后更是忘得一干二净。只是在《我想和你吹吹风》流行的时候,看到一个很适合一起吹吹风的恬静女孩后,才又回想起那段感觉。不知我离开后,有哪位朋友实现了那个愿望?

我的恋爱地点是在村前的榕树下,小溪旁。月光最美的一次是在榕树下的那个夜晚。树上的小鸟是很照顾情人的,不会乱仍“炸弹”。所以夜晚的榕树下是属于情人们的。那晚的不美之处就是感觉有点冷。我承认我的恋爱热度不够。我曾见过一对情侣,在冬天的深夜,依偎在草丛里冰冷的石块上。那天的露水又特别重,经过他们背后的时候,因为道路不好,天色昏暗,自行车过不了,下来推着走。没几步远,露水就冻入鞋里面去了。所以,当初的第一感觉是:好可怜的一对情侣。连个恋爱的场所也没有。杞人忧天了,相信那样的感觉,一个人一辈子也只能有一次。恋爱时,表达爱就是生活的全部。结了婚,表达爱的语言也就说完了,就不免世俗一点,心甘情愿为生活所束缚。这个规律无人可以幸免。我有许多理由使得不能再找一个温暖的日子,来弥补那次榕树下的不足。相信我的理由也适合那对热恋过的情侣。

有了那对寒冷中的情侣的经历,又看到有人可以在冰天雪地里赤身裸体,我对柳宗元的《江雪》有了新的认识。以前总认为《江雪》的画境很凄凉。现在可以不这么认为了。已经知道人对寒冷的赖受度不同,老翁头戴斗笠,身披蓑衣,脚下孤舟。如果他并不在意渔获的多少,以这样的装备融入自然,我想是足够的。“高处不胜寒”,怕冷做不得神仙。那种入画的境界,除了渔翁自己,还有谁能领受。柳宗元如果真的见到这一幕,他一定有一件事要做。脚下的路程就是完成任务的一段痛苦历程。虽然轻裘暖帽,挡不住严寒。拥夫走卒前呼后拥,心里不免凄惶。但是,“独钓寒江雪”那澄净的画面鼓舞着作者的意志。于是凝炼出千古传唱的美丽诗句。

  我最融入自然的一次是在一个初秋的午间,太阳依然酷热,风也没有一丝凉意。我独自一人翻的后山去消化午餐。这可能是不正常的举动,反正不觉得不便,就顶着烈日去了。后山坡都是农民的田地,所以没有树木。半坡里有一堆黑色的石头阵,那大概是农民们休息的场所吧。太阳把石头晒得滚烫,不能落坐。幸好那风就象是从天上倒灌下来式的,抵消了阳光的热度,身体一点没有不舒服的感觉。眼前有一条小路蜿蜒着,没入黄的菜花,绿的豌豆丛中。整齐的农作物布满着的绿色山丘,环环相因,一如童话世界,在太阳晒出的阵阵热浪中,晃啊晃的,陶醉了的感觉……。想那老农垄头一支烟,何等享受?随手掰开枯焦的苔藓,突然发现有依稀的字迹.原来这地方不是农民独享的.很久以前一定有位雅士发现这一美景,并把这地方辟为休闲之所.离这几步远有一采石场留下的大坑,那里形成的地面断层可以看到窀穸层层叠叠,证明这里是个历史久远的坟场,所以这地方不大可能是人家别墅的遗迹.风雅之士把这视线好,且不能挖坑的石板上辟为阳间人的休闲场所.有可能还盖有风雨亭之类的建筑。然而,一切都荒废了。在我欣赏风景的时候,周围没有一个闲人。只是远处的村口人来人往,依然忙碌着。闽南的村落很有特色,村口一般都有榕树、短篱笆墙、小桥。尖锐的女声刺破重重雾影直入我的耳鼓,还有猪的尖叫,狗吠声。是的,还有一只公鸡拼命地学打鸣。此时此刻的我倒象一个孤魂野鬼在张望着人间,感觉一切都那么美好,分辩不出一丝艰难苦恨的味道。那种感觉太美妙了,至今难忘,只是当初见到的具体事物已经忘却,记住的仅仅是感觉。从那以后,我不再迷恋名山大川。

谁能真正体会名山大川?恐怕名人骚客也只是偶而体验到吧?我不认为人们把游历名山大川终身不忘就算领略了大自然的风骚。看山景大部分的焦点是在看人。山景是静态的,你不必担心错过精彩的一瞬。而活跃的人是千百万化的,你的眼神总是不舍稍稍放过。你跟同游历的人有着思想上的喜悦的共鸣。这时候你哪有时间和山景对话,激昂感慨?所以,和恋人看山景,虽然心情最完美。但是,你的心注重的是恋人,美丽的风景已经退变成了道具。可是,看名山如果身边没有人,你一定会感到害怕,容入其中是多么的渺小无助……融入自然还是需要许多条件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