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nruchi的博客

欢迎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属闲人取自陆游词句:鉴湖元自属闲人,又何必君王赐予。 本博日志坚持原创。不以转载,抄袭为能事。所写也全是一时心血来潮之作。欢迎品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<红楼梦>的真事"隐"世界  

2007-10-24 15:49:54|  分类: 文学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自属闲人原创]

 

曾经闯到某个圈子,看到这样一个命题:“柳湘莲为什么要打薛蟠?”我忘了那个圈子,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回答的。

我想,这个问题不能用简单的“讨厌呗”三个字作为回答,因为柳湘莲后来又救了薛蟠。薛蟠称柳相莲为“小柳儿”并不是招打的真正原因。书中明显指出,薛蟠结识相连只是为了自抬身份而已。相连自愿与戏子为伍,也就无所谓世家子弟的身份了。受辱感就不会太重。所以,我的回答是因为柳相莲痛恨贾珍,打了薛蟠等于和贾珍作对。王夫人没有搬出贾母来压贾珍,贾珍自然乐意嬉哈了之。所以事态的发展并没有柳湘莲想的那样严重。柳湘莲为什么要与贾珍作对?自然是为了秦可卿。大家从作品中隐隐可以看到,秦可卿的死于贾珍有关。而柳湘莲正是秦可卿的亲属,理所当然不平于心了。

关于贾珍为人,我想正是作品“真事隐”的部分。《红楼梦》里的人物大家都知道在生活中是由原型的,写太实容易对号入座。并且贾珍的生活原型可能正是曹雪芹的亲属。作品原来可能要表现贾珍无恶不作,蒸母淫媳等等恶迹。贾珍是宁国府第四代单传,是被宠坏了的骄横公子。对他的宠爱可能来自他的祖父辈。所以当贾珍勾搭上贾敬的爱妾的时候,贾敬无能为力,打落的牙齿肚里吞,愤而出家。贾政痛打宝玉的一翻自白:"今日再有人劝我,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!我免不得做个罪人,把这几根烦脑鬓毛剃去,寻个干净处自了,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."这是不是影射贾敬的出家宣言呢?贾政的官却不是世袭的.这样解释贾敬在贾家富贵的鼎盛时期,悄然出家,更合情理。“贾代化袭了官……次子贾敬……把官倒让他袭了。这珍爷那里肯读书,只一味高乐不了,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,也没有人敢来管他……”贾珍袭了官可能有贾母出的力,所以贾珍认她是祖宗。大家看得出来,贾珍的“孝”是装出来的。因为封建社会无“孝”是立不住脚的。只有允许他无法无天,他就可能假仁假孝。现在宠怀了的孩子都是这般德性。

贾蓉的身世也值得推敲:贾蓉是宁国府第五代世袭官爵的长房嫡长孙,按理说一代要比一代骄横。贾蓉却没有。贾蓉似乎要在贾珍的特别青目下才可以有富贵哥们的身份。作为宁国公的嫡系继承人,贾蓉的身段应该比宝玉更娇贵。贾珍、尤夫人再怎么会教子,也舍不得让贾蓉当跑腿。说不定是家珍偷了贾敬的爱妾的私生子,寄放在尤夫人名下的。

漫言不肖皆荣出,造衅开端实在宁。这贾珍不只在宁府里闹。在外面也闹,秦钟的父亲秦业可能因此帮了大忙。贾珍一时感激,结了儿女亲家。贾蓉是宁府的未来主人,姻亲关系重大,配个公主也不过分,岂可草率了之。

  秦可卿原本可以活得很好的,在伦理道德的压制煎熬下,终于走上不归路。下人们看到秦可卿死时的模样,再想想贾珍平时的为人,个个自诩为明白人了。你看:贾珍哭的和泪人一般,正和贾代儒等说道:‘合家大小,远近亲友,虽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。如今伸腿去了,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。’说这又哭起来。长房绝灭无人?这可时下人们嚼舌的好材料。柳相莲一向不以通家的身份规规矩矩出入宁府。下人们的嚼舌很容易的进入他的耳里。所以他有充分的理由恨贾珍。脂批保留小说第十三回目原为: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”是作者愤而著书的结果。柳相莲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。虽然作者后来听从脂砚斋主人的劝告,删除了。但是,柳相莲和尤三姐的爱情故事是小说丰满的血肉,终不能删去。

柳相莲和尤三姐的爱情悲剧正是贾珍造成的。相连道:“我本有愿,定要一个绝色的女子。如今既是贵昆仲高谊,顾不得许多了,任凭裁夺,我无不从命。”幸福来得太突然、太让人措手不及了。至少柳相莲是这么想得。“次日又来见宝玉。二人相会,如鱼得水。……湘莲就将路上所有之事一概告诉宝玉,宝玉笑道:“大喜大喜!难得这个标致人,果然是古今绝色,堪配你之为人。”相连道:“即是这样,他那里少了人物,如何只想到我。况且我又素日不甚和他厚,也关切不至此。路上功夫忙忙的就那样再之要来定,难道女家反赶着男家不成。我自己疑惑起来,可以细细问个底里才好。”是该怀疑,《后十日谈》有意者故事说:你要让一个女人很容易地嫁给你,只有一个办法,设法把她的肚子高大。柳相莲不曾接触过尢三姐,怎么了解她的志向?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可能了。

宝玉:“……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,如今既得个绝色便罢了,何必再疑?……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。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,怎么不知?真真的一对尤物,他又姓尤”。湘莲应该认真地跟宝玉表态过:愿效法柳耆卿,赢得美人归。所以宝玉替相莲感到高兴。]相莲听了,跌足道:“这是不好,断乎做不得了。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我不做这剩忘八。”意思是说:东府里除了石狮子是人们刻意污蔑它们生的小狮子外。只怕有人说那里面猫儿跟狗儿生了仔,都会让人相信了。“我不作剩忘八。”自然是冲着贾珍说的。宝玉其实也不了解尤三姐,自然无从洗刷“剩忘八”三个字。尤三姐也太刚烈,没三言两语就自刎了。正在柳相莲错鄂的同时。其实柳相莲是不会在意尤三姐是否是处子之身的。见到蜂腰细枝的尤三姐,就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……

眼中无人的贾珍,对待贾母、家政特别恭敬。说明贾珍需要借重元妃的外戚身份。元春一死,乌烟瘴气的宁府就完了。接着波及到荣府。曹雪芹应该有同类型的亲戚,使得他丢失了贵公子的身份。所以特别恨那人,借小说一泄愤恨。后来听从脂砚斋主人的劝告,尊崇作品的创作原则,真事隐了。我们今天才能看到一部精辟的经典作品。我不学无术,思想境界也不高,所以联想到的只是些三流小说的素材。然而学院派的专家不也是个持一见?单就《红楼梦》选秀来说,要在一大堆成熟男女中选出宝、黛、钗,等于瞎子摸象。毕竟小说描写的这些男女主角,大部分放在稚气未脱的年龄。型男型女装嫩,极像也是鬼灵精怪。也许我过虑了,倒腾出来的才是真艺术。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另外,我发现人们不能正视神瑛侍者就是薛宝钗。人们实在不必太扬黛抑钗,毕竟都是发往"薄命司"受苦的仙姝."春恨秋悲皆自惹,花容月貌为谁妍."这可暗示着抄检大观园后,还有一大段宝黛争艳的奇文。表现薛宝钗在有意无意之间,赚取林妹妹眼泪,直到林妹妹泪尽。黛玉之死是秋悲.宝钗是春恨无期,完全生活在痛苦里.宝玉先是艳福不浅,最后却在情于爱之间痛苦挣扎。若能有出家的地步,贾宝玉也不算一个多情会爱的人了。你们说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