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nruchi的博客

欢迎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属闲人取自陆游词句:鉴湖元自属闲人,又何必君王赐予。 本博日志坚持原创。不以转载,抄袭为能事。所写也全是一时心血来潮之作。欢迎品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网络实名制  

2010-06-30 20:07:01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电视上所谓的互动专题节目,专家学者大多像袁绍的谋士,貌似精英,实际上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胡诌。所以,其中尽管不乏精辟的论断,也只是习惯性地估妄听之,不太上心的。

 前几天,又看了一档《大家茶馆》的节目。是关于“网络实名制”的论争。像往常一样,也不太上心。只是看了北大教授孔庆东,一上来,就快人快语:“大丈夫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我支持网络实名制。”调了我的胃口。我想:这人是不是一时糊涂了,大丈夫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用来鼓励大家在网络上尽量使用实名也还说得过。实名制是要立法的,哪一位傻会说:我是大丈夫,来抓我呀。况且,网络实名制一开始就以:“禁止网上匿名是非常不现实的,在法律上和技术上都行不通。”而流产了。听听他还有什么补充的。

关于网络实名制 - 自属闲人 - wenruchi的博客   接下来,孔教授探究了一下中国古代的姓名学。论断是精辟的,结果表明他对网络实名制的态度的中庸的。他确实谈到了——写文章什么时候用真名,什么时候用笔名。他又说了,古人写小说是最让人瞧不起的,所以,一般取个笔“号”了事。别说,现在也怕“文字狱”。说:“大学期间,同学有公开流传的信件,都起了个笔名,不署真名。”同学间就是要这样的亲密无间的表达。偶然有得意的世说新语,也不要吹吹打打,让全校学生都知道是某某的高见。就是说错了话,因为不署名,可以不必担心别有用心的同学踩扁自己往上爬。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表现。网络上写作大多也不要名不要利,为什么却要实名?“一旦作品要拿到外面去发表,马上写上自己的真名,生怕稿费寄错了。”这是很人性的选择吗。孔教授有这断经历与大家分享,而嘴里却扇动他人做“大丈夫”,很奇怪。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尚且要违心地支持一个他本不想支持的法案,其中是不是有内部消息?当然我是无从知晓的。

 我想:一旦网络实名制得以实现了,也无非等于在公共场合添了一把锁。锁具吗,做得再好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。浪费公共资源不说,更容易把君子教育成小人。你有好文章,被人跟帖了,就因为他逆反了你的意见,并且他留下真实的姓名,让你得以放下身段,去追查他,并施以小人似的报复。因为,反对你意见的人并不打算与你对簿公堂的。所以,你往往找不到告倒他的理由。如果,你没有小人之心,知道跟不知道他人是谁,没有两样。如果攻击你的人为了防你,也不君子了,那么,这个世界不就成了小人的社会了?那么,社会不就崩溃了?这倒需要说明一下,免得小人谋我之腹。我说的社会崩溃不是社会制度的崩溃。这个社会制度是金字塔,牢固得很那。社会崩溃了,制度还是可以健在的。所以,制度的护卫者不用大惊小怪,误以为我在攻击你。和社会对立的人啊,我更不是你们的同志,不要拉我下水。我不至于傻到要用瘦弱之躯去碰撞坚实的制度。就是这样,我要保持中立,就要时时刻刻提防着别人。何况,我受到政策的恩惠,我会歌功颂德。我受到挤兑,我就会抱怨。没有实际的发泄对象,更容易伤一枝,损百枝了。这就是说:我要想抱怨的话,就等于用实名把自己掐死了,是这样吗?

  网络实名制一旦成法,必定要出几个倒霉蛋,也会出几起冤案。可能也会出几个不怕倒霉的飞蛾扑火的人物。想想,有限的警力对付真正犯罪的人尚且心有余力不足。你不把好钢用在刀刃上,至少也多留一点肉在刀背上吧。削减薄弱的警力到柔弱的网络世界来沾染凶暴的恶名,何苦来哉?东厂尚且让人恨得牙痒痒的,难道正常人会比去了势的人仁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